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燕京啤酒董事长赵晓东被抓:公司营业总收入6年减少近20亿元

时间:2022-10-18 20:00:17 | 浏览:444

文|木青10月8日晚间,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燕京啤酒”)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赵晓东因涉嫌职务违法,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,不能正常履职,公司工作暂由副董事长谢广军主持。而今年9月16日,赵晓东刚刚连任燕京

文|木青

10月8日晚间,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燕京啤酒”)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赵晓东因涉嫌职务违法,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,不能正常履职,公司工作暂由副董事长谢广军主持。

而今年9月16日,赵晓东刚刚连任燕京啤酒董事长之职。消息一出,业内哗然。事件公布的第二天(10月9日)股票收盘时,燕京啤酒每股价格为8.26元,下跌2.02%;截至2020年10月12日收盘,燕京啤酒每股价格已跌至7.99元。

燕京啤酒披露,从2017年6月开始,赵晓东陆续接任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职位。当时,有媒体称,燕京啤酒已进入赵晓东时代。但被寄予厚望的赵晓东却未能扭转燕京啤酒的业绩下滑。

从财报可以看出,赵晓东接任后的3年,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变化微弱。2017-2019年,燕京啤酒营业收入分别是111.96亿元、113.44亿元、114.68亿元;而2015-2011年间,公司的营业收入始终保持在120亿元以上。而燕京啤酒在2017-2019年得净利润分别是1.73亿元、2.24亿元、2.63亿元,均落后于2016年净利润。

昔日荣耀成往事

8月,燕京啤酒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成绩单。

整体而言,燕京啤酒业绩表现差强人意,多项科目同比大幅下滑。半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营业收入为55.65亿元,同比下滑13.8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.69亿元,同比下滑47.46%;基本每股收益0.0955元,同比下滑47.47%。对此,燕京啤酒在财报中解释称,公司的生产经营受疫情影响,面临较大压力。

在这样得背景下,燕京啤酒旗下大部分产品营业收入均出现下滑。其中,主营啤酒的营业收入为51.78亿元,同比下降13.63%;矿泉水的营业收入0.16亿元,同比下降22.16%;茶饮料的营业收入0.29亿元,同比下降24.94%。

而凤凰网《启阳路4号》细梳燕京啤酒近二十年财报发现,2014年是公司业绩的分水岭。此前,公司的营业收入均正增长,呈现稳步上升趋势;但从2014年开始,其营业收入进入下滑车道。

从2000-2013年,14年间燕京啤酒营业总收入从17.46亿元一路攀升至137.48亿元,一度跻身全球啤酒企业排行前十名。但这样的增长趋势却在2014年停滞不前。燕京啤酒披露,2014年,公司营业总收入为135.04亿元, 同比下滑1.78%。显然,这只是开始,从财报可以看出,2014-2019年,燕京啤酒的营业总收入逐渐下滑至114.68亿元,减少近20亿元。

与此同时,燕京啤酒的营业利润从2015年开始下滑。

Wind显示,2015年燕京啤酒实现营业利润5.91亿元,照比2014年的9.09亿元下降34.96%。公司在财报中称,受宏观经济、消费环境和天气因素的影响,2015年啤酒行业产量负增长。但随后两年,营业利润仍在继续下降。2016年,公司营业利润减少至3.7亿元,同比下降37%;2017年其实现营业利润3.65亿元,同比下滑1.35%。从财报数据可看出,2018年、2019年,营业利润小幅度回暖,但依然未追上往日战绩。燕京啤酒披露,2018年、2019年,营业利润分别是3.8亿元、4.2亿元,与2014年9.09亿元的营业利润差距悬殊。

十年未成一剑

不难发现,燕京啤酒一直试图突破现状。

燕京啤酒在财报中提及,公司通过一系列活动进军年轻化市场,提升品牌影响力,进而重塑品牌。譬如,2019年7月,高端品类“燕京U8”问世;2020年5月,签约艺人王一博为品牌代言人等。

广告宣传费用方面,燕京啤酒一直保持上亿元投入。2017年-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,燕京啤酒的销售费用分别是14.8亿元、14.46亿元、14.75亿元、6.18亿元。其中,2017年的广告宣传费4.33亿元,合计占当期销售费用29.25%;2018年广告宣传费4.14亿元,占当期销售费用28.63%;2019年广告宣传费为4.41亿元占当期销售费用29.89%。

9月19日,赵晓东在“燕京啤酒文化节”开幕式上对外表示:“实现中国啤酒优质高阶的品牌进阶,燕京走了近十年。”

尽管如此,从上半年啤酒销量来看,燕京啤酒的销量并未因此得到跨越式突破。

2020年1-6月,燕京啤酒的啤酒销量为209.69万千升,照比2019年同期啤酒销量的257.85万千升下降18.68%。而同期,青岛啤酒啤酒销量仅同比减少6.85%;重庆啤酒啤酒销量同比减少3.64%;珠江啤酒啤酒销量同比下降7.83%。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,燕京啤酒下降速动明显高于同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燕京啤酒近年的盈利能力与运营能力均落后同业。

盈利能力方面,燕京啤酒在2017-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的销售净利率,分别是1.54%、1.98%、2.30%、5.74%;青岛啤酒同期的销售净利率分别是5.26%、5.87%、6.89%、12.37%;重庆啤酒同期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0.27%、12.15%、20.34%、17.08%。

运营能力方面,燕京啤酒在2017年-2019年的存货周转率分别是1.85次、1.82次、1.79次,一直不断下降。今年上半年在疫情等因素的加持下,存货周转率进一步下降,降至0.82次。网上公开数据显示,上半年,其他啤酒上市公司存货周转率分别是,青岛啤酒3.32次、重庆啤酒2.71次、珠江啤酒2.01次、惠泉啤酒1.88次、华润啤酒1.74次、兰州黄河0.58次。

显然,燕京啤酒不仅在七家国产啤酒上市公司中排名第六,垫底同业,且低于业内平均存货周转率1.87次,超过了1次。

26个行政处罚

凤凰网《启阳路4号》注意到,燕京啤酒在2019年收到多个行政处罚。

天眼查显示,2019年1月-7月,燕京啤酒收到26个行政处罚。其中,有23个是由北京市顺义区生态环境局发布的处罚,处罚事由为机动车排放污染物超标。

另外,据公开资料显示,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一分公司在2019年12月25日,收到北京市生态环境局,京环境监察罚字[2019]155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。

而燕京啤酒也在半年报中提及,随着国家环保标准的提高,公司仍然面临一定的环保风